陷阱2015什么事情改编的

时间:2021-10-06 13:05来源:今日鲜趣

1、考察经典改编的历史,莎士比亚名剧数百年来在世界各地常演不衰,自从电影在19世纪末发明后更是经常被人们从舞台搬上银幕,一再翻拍。全世界的观众之所以对《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经典作品百看不厌,固然是因为莎翁的人性刻画打破了文化时空之藩篱,同时也是因为不同的主创者以不同的理解不断地挥洒才情,给莎剧以精彩深刻的创造性赋形,使得每部莎剧的演出都能为不同观众带来全新的审美感受。这,就是经典的开放性,成功的经典改编作品能够发散出无穷的艺术魅力。

2、现代剧作家曹禺的经典话剧《雷雨》,曾经被包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在内的多家剧社和影视制作机构反复改编成话剧、电影、电视剧并获得成功。2014年恰逢《雷雨》发表诞生80周年,诸多话剧演出机构纷纷将这部传世经典搬上舞台。这些作品有的以周萍为中心,有的用繁漪当主要角色,还有的以周朴园的视角切入进行解构,每种解读都融入了剧作者对曹禺作品和当下时代的思考。正所谓“说不尽的曹禺,演不尽的《雷雨》”,在创作者的多样解读中,这部剧作的内涵和外延不断丰富着、新生着,彰显着经典不朽的生命力。

3、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在当年获得堪称天文数字的印刷量。作为一部红色经典小说,先后被改编为电影《林海雪原》、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电视剧《林海雪原》。样板戏选段《打虎上山》《誓把反动派一扫光》《今日痛饮庆功酒》至今传唱不衰,而杨子荣与座山雕匪徒之间“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土匪黑话,更成为一代人的趣谈。电影《智取威虎山》上映后,国内观众一片喝彩声,观众纷纷反映,它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娱乐电影,动作火爆,故事精彩,徐克将样板戏拍出了武侠片的味道,有着诸多可资总结的特点与长处,最主要的经验就是电影尊重原著,并有所创新。比如,在原著基础上加大故事的传奇性,原著中威虎山只是一个山洞,电影中改成了军火库,为营造飞机坦克的大场面提供了基础。主要角色杨子荣的扮演者张涵予和座山雕的扮演者梁家辉的演技不负众望,都很到位。虽然化妆掩盖了梁家辉的本来面目,但梁家辉的演技是掩盖不了的,梁家辉给座山雕设计了一些个性化的口头禅如“一个字”等也很出彩。

4、经典改编影视显然是可能的,也是有意义的。但是,如果不吃透原著精神,脱离原著主题,肆意发挥,人为改变文本的美学思想方向——

5、此类案例唾手可得。比如,与原著和电影版《林海雪原》、3D电影《智取威虎山》比较,同为原著改编的电视剧《林海雪原》前些年出品、播出后,引起很大争议,招致了负面的评价。对于中年观众来说,从小便接受了睿智、粗线条的杨子荣形象,对于电视剧版中的杨子荣变得“颇解风情”很不适应。戏中的杨子荣有了一个初恋情人槐花,又给槐花安排了一个托杨子荣照顾却没给照顾好的土匪丈夫老北风,槐花竟然还有一个儿子被座山雕收养了,杨子荣很容易被人怀疑是在爱恨情仇的折磨和推动下完成了智取威虎山的重任,很难与曾经在人们心目中那个智勇双全、正气凛然的英雄联系到一起。

6、鲁迅曾在20世纪30年代初致王乔南的信中写道,他的《阿Q正传》“实无改编剧本及电影的要素,因为一上演台,将只剩下滑稽,而我之作此篇,实不以滑稽或哀怜为目的”。这实在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思想家、文学家的先见之明,此言亦可视为经典的警世通言。相比原著和电影《小兵张嘎》的生动有趣,电视剧《小兵张嘎》就显得相形见绌。电视剧版《小兵张嘎》给我的总体感觉是:剧中主要人物的个性塑造、表演有一定的光彩。嘎子、胖墩、玉英、佟乐几个小孩的表演比较自然,富于生活气息。但经过“充实”后的故事情节、细节很多地方太假,某种程度上折射出改编者的浮躁、浅薄,经不住生活与艺术的检验,主要人物嘎子的个性不可爱,甚至有些顽劣。

7、电视剧《红高粱》播映之前,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也有张艺谋导演、巩俐、姜文加盟的同名电影在先。电影《红高粱》作为一个具有神话意味的传说,整部影片在一种神秘色彩中歌颂人性与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可以说,赞美生命是其深刻主题。电视剧版《红高粱》在一些关键元素上,偏离了小说和电影《红高粱》的对于人性、生命、自由的讴歌精神,将一个颇具生命爆发力的经典之作演绎成了现代时尚戏,使得该剧的经典魅力明显削弱。莫言小说原著《红高粱》虽属抗日题材,但是他的用心并不在此,而是渗透在字里行间的原始、野性的生命力量。而电视剧中的九儿和余占鳌,尤以九儿最为突出,有太多的理性和智性,这已经不是原始生命力的讴歌,而是时下极为流行的工于心计的编织,是《甄嬛传》之类的宫斗戏之翻版。相比原著和电影,电视剧《红高粱》的价值折损是显而易见的。由此可见,在经典改编的道路上,既充满着诱惑和可能,也暗布着陷阱和悬崖。

8、法国电影理论家巴赞认为,就改编而言,选择经典文学和通俗作品究竟有何区别?结果他发现,如果选择的原著越重要、文学价值越高,一经改编就会破坏越多原始作品中既有的平衡,因此改编者须具备高超的才华与技巧,才能在新作中建立一种全新的平衡——这不是简单的“忠于原著”所能济事。原始的平衡来自文学创作,但改编后的平衡却必须适合新媒介本身(如电影、电视或戏剧),并且必须和旧作中展现出的平衡感旗鼓相当。同理,从既有的成功的影视精品、经典改编的新版影视剧,也同样存在一个如何打破既有的审美艺术平衡,构建忠实于改编对象的新的美学平衡的问题。这个问题拿捏不好,往往使改编流于失败。

9、经典名著是人类文化的瑰宝,是不会衰朽的“活招牌”,经典改编当然不该成为“雷区”,而很好地把握经典的思想内核,在深刻理解、用心阐释的基础上刻画人物和讲好故事,才是翻拍剧赢得好口碑的要义所在。中国很可能是近年来世界上改编影视剧最多的国家。尽管有无数原因导致中国导演们思想的匮乏,以及中国社会想象力的不足,但我们不能永远在“怀旧”的层面上徘徊,中国的作家艺术家们需要行动,去戳破那无数个原因,制造无数个突破点。其实,对于经典来说,最好的保护是发展,是创造,是让我们文化典藏的宝库越来越丰富。仅仅只有保护和传承,终归是被动的,积极开拓创造,不断在新的时代条件下酝酿新的经典,为人类贡献更多更好的杰作佳酿,为世界提供更多有价值的思想、力量和信念,才是更有意义的事。

阅读全文